登登--最後一次試閱!

學期中不可避免的混亂加上打工最後只能選在今天發文

請大家用愛心跟耐心見證青峰和桃井走向未來(X

調查頁請走這

 

-----------------------------------正文

  桃井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頭,無聊的躺在床舖上。

  因為其他同行的球員都是異性,基於男女有別,所以原澤多訂了一間單人房。

  隔天還有許多繁重的練習,所以其他人也已經早早熄燈休息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無法靜下心來。

  「不知道阿大現在在幹麻……」桃井抱著膝將臉埋進膝間。

  她回來的時候沒有在男生的房間裡面看到對方,估計是又跟若松學長吵架後跑了出去吧。

  雖然來到桐皇已經好段日子,桃井卻依然每天替青峰擔心他的人際關係。

  班上情況姑且不說,他和籃球部的感情也不怎麼好,最大的原因是不參與練習和態度。

  只有今吉會由著他胡鬧。

  桃井對於隊長這樣的決定並不覺得這樣對青峰就是好的,但是自己僅僅只是一個籃球經理,也不好太干預隊上的情況。

  「簡直就像只需要他的能力一樣……」

  桃井甩甩頭,決定讓自己沉澱一下心情。

  幸好現在時間不早了,沒有人的露天溫泉聽起來就像包場一樣。

  想到此,桃井才終於露出一點笑容。

  但是當她走到溫泉區的時候,才剛稍稍好轉的心情又跌到谷底。

  打掃中。

  三個字大大的掛在外圍。

  「怎麼會……」

  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這種時間還有誰會來泡溫泉,大部分都會挑半夜打掃。

  桃井原本打算直接回房間,眼角的餘光卻瞥見隔壁的男湯。

  「這時候應該,沒人吧……」

  她偷偷的探進布簾內查看。

  果然一個人也沒有。

  桃井在走廊上左看右看確定沒有任何人經過,快速地竄進沒有人的男生區。

  她真的很想要泡個熱熱的溫泉來穩定一下自己的心情,希望中途不要有誰進來才好。

  有點彆扭的脫下衣服,雖然這裡的擺設和女湯幾乎一模一樣,但是一想到她正在男湯就不由得緊張起來。

  在一旁盥洗完畢後,桃井泡在露天的溫泉池內,原本繃緊的心情瞬間得到放鬆。

  雖然溫泉池不大,但是充滿蒸氣的池子讓人看不到最盡頭,感覺起來也不算小。

  「啦、啦──啦──」桃井哼著小時候經常唱的歌曲。

  儘管已經長大成人,她對這首歌曲依然愛不釋手。

  「啦──啦、啦。」

  原本只有水聲的溫泉池突然傳來有東西在水池走動的聲音,唰唰唰,嚇得桃井將肩膀以下全部浸泡在溫水裡,雙手護著胸口。

  「怎麼辦……」

  現在是最糟糕的情況了,她不斷地在內心裡面設想跟怎麼跟對方解釋為什麼女孩子的她現在會出現在男湯中。

  現在是半夜,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喊都沒有人會過來的感覺,混亂的內心出現好幾種假設的狀況,每一種都讓她感到恐懼。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進來……不、不要再靠近了!」

  看著黑色的人影越來越靠近彷彿沒有聽到懇求一般,桃井也一步步後退,思考著如果現在逃出去還來不來的及。

  就在她轉身準備逃出溫泉的時候,在桃井身後的人比她更快的抓住手腕,阻止她跑出溫泉池。

  「不要抓我,變態!」

  突如其來的恐懼,讓桃井不斷把溫熱的水潑向後面的人,只希望對方趕快把手放開。

  「五月妳在幹什麼啦!」

  意外的熟悉聲音讓她停止了手上的暴行。

  青峰把臉上的水珠抹掉,幸好他在這邊已經泡了一段時間才沒有被突如其來的熱水燙到。

  「原來是阿大……」儘管知道是熟人,桃井依然幾乎要將自己沉到水裡一樣,手緊緊的護著胸口。

  「不要亂嚇人啦。」

  「這是我要說的吧,這裡是男湯妳幹麻進來?要是今天在這裡的不是我,妳要怎麼辦?」青峰語氣裡難掩嚴肅。

  就算是桃井也鮮少看到這麼嚴肅的他,平常都只是將懶散視為理所當然的人,一正經起來反而令人有點不知所措。

  「因為我很想泡溫泉啊……可是女湯又在打掃……」或許意識到這個理由實在太過於薄弱,桃井到後面越說越小聲,幾乎要聽不見。

  青峰無語地看著對方,最後也沒多說什麼,嘆了一口氣後一副準備出浴池的感覺。

  「阿大要去哪裡?」感覺到對方似乎不打算繼續追究這件事情,桃井也稍微放下心。

  終歸這次是她的錯,就算今天對方說什麼,也都沒有立場反駁。

  「出去把風啊,誰知道大半夜的會不會有人發神經來泡溫泉。」青峰抓了抓腰側,完全沒意識到這句話瞬間罵到在場的兩個人。

  看著要離開的青峰,不知道為什麼桃井覺得有一點罪惡感。明明是她自己因為仗著半夜不太有人會想要泡溫泉而跑到男湯來,原本在這裡待得好好的青峰卻要幫她守在門外。

  「阿大待在這邊就好了。」

  「不過要背對背,不可以偷看!」拉住青峰的手,在還沒思考結束的時候,下意識的就開口了。

  「誰要看啊,還不如回去翻小麻衣的寫真集。」青峰最終還是留在溫泉池內,不過離桃井有幾步之遠,避免掉了接觸上的尷尬。

  她有些彆扭的扭著手指,聽說小時候她和青峰曾經一起洗澡過,大約是在幼稚園的時候,她的父母老愛在她面前提起這件事情,儘管沒有記憶,每次聽了只覺得想找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想到這些事情,桃井覺得原本燙人的溫泉此刻又變得更加滾燙。

  「妳那首歌要哼到幾歲,明知道那是錯的。」青峰沒忘記方才身後的人哼的曲子。

  雜亂無章的曲子,要非常仔細聽才能知道其實是某首兒歌,從小對方只要心情好就會哼上個一兩句。

  「有什麼不好,再說先把這首歌哼錯的明明就是阿大你自己!」想到青峰唱錯歌的時候,原本還處在尷尬的桃井噗哧一聲笑出來。

  大概的時間點她也忘記了,只依稀記得那時候好像是音樂課,上課睡覺的青峰被老師點名起來唱兒歌,因為還在睡夢中,唱出來的詞和曲,別說是走音,連歌都不是。

  結果青峰理所當然的被音樂老師叫到教室外面罰站。

  「所以才叫妳別再唱了啊!害我老是想起那個時候一直被笑到畢業。」

  青峰語氣不滿的成分顯淺易見,桃井只好自己掩著嘴悶笑,讓自己的青梅竹馬還存一點面子在。

  「算了,我要先出去了。妳也快點出來,到時候昏倒我可不管妳。」隨手抓了掛在一旁的浴巾,青峰將自己的重點部位遮住後這樣警告著桃井。

  他粗魯的從池水中站起身來,原本就滿溢的溫泉池頓時水花四濺,桃井本來想開口抱怨,但一轉過身去就看見青峰裸著上身,才又急忙轉過頭。

  「好險、好險……」桃井紅著臉,幸好視線來不及往下,不然自己晚點就要去洗眼睛了。

  「五月,妳一個人在碎碎唸什麼?」青峰僅僅圍著浴巾大剌剌站在門口,剛才他貌似聽見什麼話。

  「沒什麼,阿大你快出去!」

  「出去就出去,又沒什麼好看的。」青峰趁著水還沒潑向自己時,閃進了更衣室內避難。

  他站在自己的衣物前面,想起剛剛不小心瞥見的景象……

  「五月的胸部……以前有這麼大嗎?」他腦子一熱,感覺心跳在那一秒加快了一點,有些難以置信自己的反應。

  青峰驚恐的搖搖頭把景象給打散,對方可是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人啊!這麼想的自己簡直跟禽獸沒兩樣。

  他趕緊把衣服套上,裝做一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站在外頭去幫桃井把風。

  「阿大,你的臉為什麼這麼紅啊?」桃井穿好衣服走到外面的時候就看到青峰的臉色異樣的紅潤。

  「囉唆,溫泉泡太久啦!」

  他按著太陽穴,深覺對方實在太欠缺危機意識,青峰看了眼仍然一臉疑惑的桃井,只能嘆氣。

  「為什麼要嘆氣?……回答我!阿大!」原本想問個清楚的桃井在發現對方居然一聲不吭的轉頭就走的時候,氣憤的跟在後頭要青峰給她一個答案。

  「吵死了,回去睡覺!」

 

------------------------------------------------TBC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