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扉微開,從隙縫中,光粒爭先恐後的透過小縫照亮一部份的黑暗。

  雖然經常有部分學生在這邊走動,但終歸是頂樓,沒什麼照明工具,與外界隔了一扇大門後更顯得昏暗。

  踏在滿是灰塵菸蒂的階梯上,青峰無所謂的推開些微生鏽的鐵門。

  一開始發現這裡的時候是黑子帶著他們來看夕陽,自從那天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養成了每天下午來這報到的習慣。

  有多久沒見到那傢伙了?

  明明是在同一所學校內,卻怎樣都找不到對方。

  從黑子退部的那一天起,其他隊員幾乎沒在學校碰過對方,才想起來每次都是黑子先打招呼,自己才會注意到這個人。

  換個說法講,如果對方存心不讓他們發現自己的話,那麼只要不出聲,或許沒有人會注意到吧……除了赤司之外。

  青峰在黑子退部的隔天,就再也沒有去體育館練習了。

  身為隊長的赤司對這點沒有多說什麼,「只要你還能保持帝光的王牌得分手的實力就行。」,他記得那天是這樣說的。

  青峰對於已經離開的隊友並不是一點消息也沒有,只是這些都來自於第三者──他的青梅竹馬。

  桃井偶爾會在學校的一角遇到對方,來催促青峰去練習的時候會談到今天跟黑子在哪個地方遇到了,說了些什麼。

  「哲君最近好像比較常去書店的樣子。」桃井蹲坐在青峰旁邊。

  她望著圍欄外的景色,真的很漂亮,被夕陽染成艷紅的街道,這是黑子告訴他們的秘密基地。

  明明以前還有大家一起看日落的,現在卻只有她和青峰而已。

  「啊……是喔。」拿了本書蓋在臉上的青峰敷衍了兩句。

  「我該回去紀錄練習成果了,阿大……記得來體育館練習。」

  青峰聽到腳步聲遠去,最後是生鏽鐵門被帶上的聲音,有點刺耳。

  「練習這種東西,根本不需要啊。」只會越來越強而已。

  他沒意識到的是,當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帶了很多很多的無奈。

  隨即聽到另一個腳步聲遠去,雖然覺得奇怪,但青峰也不是很在意,或許只是哪個路過的學生罷了。

  拿下蓋在臉上的書,青峰看著上面滿滿的字跡,這是不知道哪次考試黑子借他複印的筆記。原本考前都是跟桃井借,那次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印了黑子的筆記。

  珍惜的撫摸上面的字體,青峰覺得這些字跡就像是本人一樣,毫無特色,卻又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自從黑子退部,已經半年了。

  

×××

 

  入冬後的下午,儘管有太陽露臉,陽光卻像假的一般一點都溫度也沒有。

  原本今天他跟平常一樣打算翹掉練習跑去頂樓睡上一覺,中途卻被赤司的電話叫到體育館去。

  說什麼要公布正選名單,為了一些表面上的功夫必須全員到齊才行。

  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毫無疑問的,正選的五個人是不變的,沒有人能夠撼動他們的地位。

  這次候補第一順位的是一個和他們同屆的球員,青峰連對方名字都不記得,反正頂多讓他打打第一節,替補自己遲到的時間。

  「青峰君。」

  青峰的腳步頓了一下,難以置信的回過頭才發現熟悉的人站在中庭的噴水池旁。

  「好久不見。」

  黑子禮貌性的點個頭。

  「呃……好、好久不見。」雖然設想過很多次相遇的景象,但是來的太突然反而讓他腦袋當機。

  「又翹掉練習了嗎?」

  青峰驚愕的臉,寫滿了,你怎麼知道,五個字。

  「之前遇到桃井同學,有聊到一點。」

  「五月這個大嘴巴。」沒想到那傢伙都跟黑子聊自己的壞話。

  青峰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一號的前隊友,明明只是短短的幾個月,卻無比懷念。

  在黑子剛離開的時候,青峰也曾試著到以前他們一起去的地方,賭賭看,希望能夠再遇到對方。

  每個晚上他都會到第四體育館去,但是遠遠的就看到漆黑的大樓,連燈都沒有開。

  撲了幾次空之後,他就再也不想到第四體育館去了,抱持的希望越大,失落感襲來的時候更加難受。

  青峰也常在黑子出沒的速食店外徘徊,愛喝香草奶昔的他,或許會來這裡消費。

  但是除了被當成怪人之外毫無收穫。

  「青峰君?」

  思緒被這聲叫喚給拉回來,青峰有點茫然,以往和黑子講話他從來不會分心,現在的黑子給他的感覺和以前很不一樣。

  總覺得,生疏了許多。

  看著對方沉默不語,黑子也沒打算繼續勉強說下去。

  當他看到青峰經過的時候,忍不住的出口叫住對方。

  明明先前已經忍了這麼久……

  看著對方每晚到第四體育館,一個人站在門前看著漆黑的館內,他甚至還曾經聽到青峰試喊了自己的名字,而黑子只是站在隱密的一角聽著、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也知道青峰會去速食店外等著他。

  或是他翹掉練習到頂樓的時候,黑子總是躲在遮蔽物後看著遠方的景色,聽著桃井和青峰的對話,然後又聽著桃井的離開,最後陪伴被留下的青峰到對方睡飽了離開頂樓。

  自己選擇漠視一切。

  明明已經忍耐這麼久的……卻因為實在太想念而脫口叫住對方。

  「老實說,現在的我真的很討厭摸到籃球。」知道假裝沒事無法應付眼前的人,黑子只好從實招來。

  「明明這麼喜歡,拿在手上的時候只有無比的厭惡。」黑子盯著自己的手掌。

  曾經這麼熱愛的一件事情,變成討厭的事物,真的非常痛苦。

  青峰沒有回話。

  黑子也不希望對方說什麼,因為瞭解他,所以知道青峰的處境沒有比自己好到哪。

  比起喜愛籃球的程度,黑子不保證自己多於青峰。

  沒有什麼比和失去鬥志的對手比賽更讓人沮喪的事情了,不管自己多麼努力都無法與對方碰撞出激烈的火花,不,就是因為太過努力,所以對手已經放棄了。

  被貼上天才的標籤後,黑子只覺得大家變得更孤獨了。

  曾經,他因為籃球而與這些好朋友們相遇,現在,也因為籃球而分離。

  黑子認為,青峰的痛苦並不亞於自己,只是他選擇了狼狽地逃走,留下青峰一人在場上。

  「我差不多該走了,下次見,青峰君。」隨便編了理由離開。

  現在的他無法將青峰從不敗的迴圈中抽離,而他也回不去帝光的球隊。

  青峰沒有挽留對方,只是目送黑子離開。

  在背過青峰後,黑子沒有再回頭,即使他知道那雙眼睛的視線沒有移開過,就算如此他也只能往前走。

  現在的他,只能逃走,就算過往的回憶如此美好,被殘酷的現實擊敗過後的他,沒有能力去拯救另一個人。

  所以,只能逃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