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的資訊頁

總之這是一本

有痛有笑的故事啦(?

我最喜歡酸甜苦辣一起來(x

試閱估計會放到三或四吧

 

 

 

-----------------------------------------正文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合宿這一天,出發前原澤已經給球員看過Winter Cup的出賽流程,對於同為東京區卻首戰對立的賽表他們雖然驚訝但也不以為意。

  新銳的暴君,只負責擊潰敵人,不管眼前的隊伍是什麼。

  到達旅館的時候,老闆娘親切的招待著眾多的客人,嘴裡開心的唸著好久沒有這麼多人了。

  青峰一個人在旅館內亂晃,學長們從老闆娘那邊得知誠凜全體都在溫泉區後決定先跟他們提早打個照面,全部跟進去泡湯了。

  桃井也準備和對方的監督來個下馬威。

  「啊啊──真是無聊。」

  拿著剛才從販賣機投出來的寶礦力,青峰坐在休息的長椅上。

  以前他不太喝這牌的運動飲料,是因為隊友的關係所以他才會改喝這種味道比較淡的。

  長久下來的相處,多少染上了對方的習慣。

  只是在各自改變之後,習慣沒有改變,反而成為一種諷刺的感覺。

  帶著寶礦力,青峰趁著沒什麼人的時候隨便走走,順便消化剛剛吃完的晚餐。

  等到他繞了一圈快要回到原地的時候,他看到熟悉的人匆匆地從下一個轉角走去,雖然只有側影,但是他很肯定對方是誠凜的火神大我。

  走近販賣機,青峰沒想到這麼快就會跟昔日的隊友見面。

  他看著躺在長椅上的黑子,八成又是因為泡太久暈頭了吧,國中的時候也幾次溫泉合宿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青峰轉頭看著販賣機,最後一罐的寶礦力在他手上,火神剛剛這麼急著走也是去買黑子想要的飲品吧。

  「給你。」

  「青峰君……?」

  青峰有點意外的看著對方這麼驚訝的表情,看來他們還來不及跟學長們見到面就出來了。

  「好久不見,哲。」

  青峰改投其他飲品,倚靠在一旁的牆壁。

  幸好這時候五月不在這,他的腦海裡一瞬間閃過這個想法。

  即使沒有過問,他也曉得青梅竹馬很喜歡眼前的人,至少從她平常的言行可以看出比一般的關係再好一點。

  雖然沒有特別在意,但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青峰把玩著手上空的飲料罐,黑子和火神離開了。

  他們兩個人對他誇下了豪語,是從初中以來一直沒有人能夠實現的、他內心所失去的東西。

  「阿大?」

  桃井過了轉角才發現青峰一個人坐在這裡不知道是在發呆或是怎樣。

  她很自然地坐在一旁,把手中的牛奶擱在旁邊。

  「我剛遇到哲了。」

  「是嗎……」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桃井也沒問對方是怎樣的感受。

  很多東西在畢業後就失去了,正確的來說,是在更久以前就消失不見。

  桃井只能期望黑子能夠實現與她的約定,不是她不信任對方,只是太過了解青峰的強大,她自己也很難想像青梅竹馬失敗的樣子。

  青峰一口氣把桃井的牛奶喝掉半罐。

  桃井正要教訓對方的時候,他卻早一步站起來伸展筋骨。

  「籃球這種東西真的很無趣,為什麼我到現在還要繼續打下去?明明已經沒有對手了,卻渴求那些從來不存在過的東西。」

  桃井愣愣地看著對方,這是她第一次從青峰嘴裡聽到這種話。

  她很了解眼前這個從小就愛玩籃球的人有多麼喜愛這項運動,但是有了驚人的天賦後,帶來的卻不是快樂。

  天才,這個讓多少人羨慕的字眼,桃井只覺得無比的沉重。

  她甚至想過,要是青峰普通一點就好了,這樣他會不會開心一點呢?

  「我要回去了。」

  還處在自己思緒裡的桃井,來不及留住對方,只能看著青峰已經離她好段距離。

  咬著牛奶瓶的邊緣,冰涼的觸感讓她稍稍冷靜了一點。

  「天才啊……」

  沒有人的走廊,只有她自己的嘆息陪伴著。

 

﹡﹡﹡

 

  桃井一個人在走廊上閒晃著,她還不想回到房間去,現在這時間其他隊員們或許正在聊天吧。

  只有她一個女孩子還真不知道怎麼融入他們。

  「桃井同學?」

  「哲、哲君!」突然出現的聲音差點嚇壞桃井。

  撫平心情後她才和對方視線相對。

  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以前也經常被黑子突然出現嚇了一跳,自從他退部之後就再也沒有這種感覺了。

  「只有妳一個人嗎?」

  黑子朝桃井身後探了探頭,沒有看到他所預想的人以及桐皇的其他隊友。

  「一個人喔,哲君呢?」

  他晃了晃手上成群的飲料。

  「猜拳輸了出來跑腿。」

  原本他還打算藉著存在感薄弱來逃避這場賭局,沒想到還是被火神抓回來,最後只好願賭服輸。

  「那還是趕快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黑子看了眼桃井後,把手上的塑膠袋放在一旁。

  「我想學長們可以再等等,桃井同學,妳可以陪我聊聊天嗎?」

  桃井不得不佩服黑子觀察人的能力,他總是這樣不著痕跡地替人著想,她就是因為這份溫柔所以才會對黑子有好感吧,青峰真該學學對方。

  想到此,桃井皺著眉頭疑惑了。

  為什麼青峰要學著溫柔點呢?雖然平常嘴巴很壞,但是其實他也是很替人著想的,就算……變得比較溫柔了,那又如何?

  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桃井同學?」

  黑子的呼喚把桃井從雜亂的思緒裡面帶出來,她才驚覺對方正在叫自己。

  「抱歉、抱歉,有點走神了……說起來,以前我們也在類似的溫泉旅館合宿過好幾次呢。」

  來到高中之後,國中所經歷的一切變得非常懷念。

  一點點小事都能讓她勾起過往,想著如果能回到最初的時光那就好了。

  大家每天留下來努力的練球,偶爾惹赤司生氣被罰跑操場,發現紫原偷偷躲在休息室吃點心,青峰和黃瀨固定的一對一,綠間在一旁說教的背影,還有黑子不受影響的繼續練習。

  明明是再平淡不過的日子,卻是最讓人懷念。

  因為她知道,這些永遠都無法回來了。

  「那時候大家還一起睡了通鋪,一開始以為桃井同學會要求自己一個房間,沒想到卻和我們一起擠在小小的和室裡面。」

  「那是因為……那種時候一個人睡也太孤單了,我也想要融入大家。」

  桃井有點不知所措,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在別人眼裡是不是太過大膽了呢?畢竟是六個男生和一個女生。

  「也是呢,就是因為那樣所以才更要一起製造多一點回憶。」

  黑子想起每次練習結束後,明明大家都很累,睡覺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繼續聊天。

  就像是畢業旅行一樣,聊著大家的夢想,問有沒有喜歡的人,抱怨身體痠痛,最後被赤司警告再發出聲音隔天練習加三倍,每個人才乖乖地入睡。

  桃井看著黑子沉浸在回憶裡面。

  原來,想念過去的不只有她。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櫻 的頭像
雲櫻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