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可以的話
請搭配那些年吧(?



*內有黑桃







-----------------------------------------------正文

 

 

  站在鏡子前,青峰繫上領帶,自從高中畢業後他就再也沒繫過這樣的東西了,有點生疏的打好,最後穿上西裝外套。

  環視許久沒回來的房間,自從他決定出國完成夢想後就已經很久沒回來了,牆壁上貼了無數張籃球明星的海報,他從小的夢想從這裡出發。

  踏出家門,沿途的風景就跟以前相去不遠,很意外地這裡並沒有感變太多。

  小時候經常和桃井走這條路一起去幼稚園,附近的鄰居總是稱讚桃井的可愛,小時候的他不懂,只覺得桃井和他一樣不是嗎?

  經過了以前常去的公園,裡面有許多小孩子奔跑玩樂的聲音,以前他們也是這樣呢。只是從以前他所喜愛的就跟其他小孩不同,儘管如此青梅竹馬還是會在一旁陪伴他。

  累了就去附近的商店街買點心吃,他和桃井度過了無數這樣的日子。

  「哎呀,這不是大輝君嗎?今天穿的真帥氣啊。」熟識的老奶奶笑著稱讚對方。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啊。」

  小時候婆婆經常會拿小餅乾給他們,想起來就好像前幾天才發生的事情一樣。

  「是啊是啊,五月今天也好漂亮啊。」

  和老奶奶道別後,青峰往前走。

  國中的他們,青峰沒意外地進了籃球部,桃井也跟著他當了帝光的經理。

  然後在那段時間他認識了其他人,儘管課業方面不怎麼樣,但是他在部團裡真的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間,這些東西到了後來他才發現有多們珍貴。

  青峰從鮮少人的街道走到了熱鬧的商店街,來來往往的人有些對他投以怪異的目光,青峰向來不怎麼介意別人的眼光,儘管穿著西裝跑來這裡確實相當的奇怪。

  他在M記停下腳步,每次經過這裡都會想起黑子,不知道為什麼他特別喜歡喝這裡的香草奶昔。

  邁開步伐,他進到店裏外帶了一杯。

  高中的時候……可能就是那時候吧,他才察覺到桃井真的對他非常的關心。

  明明可以和黑子上同一間高中的,儘管他再怎麼忽視周圍人的感受,他對青梅竹馬的關心也不會少於其他人。

  桃井從國中開始就很喜歡黑子。

  雖然他不怎麼認為黑子也同樣喜歡桃井,但是三個人一起相處的感覺不壞,他甚至很喜歡這樣。

  或許他不是主因,但是他確實間接造成黑子厭惡籃球的其中一樣原因,他沒想過對方會重回場上。

  也沒想過會被那樣的人拉一把。

  桃井希望青峰能夠再次體會喜歡打籃球的心情,黑子也是。

  桃井是他很重要的人,雖然認識黑子的時間比起桃井少很多,但是青峰認為這兩個人的重要程度是無法比擬的。

  國中的他被比喻成黑子的光,甚至有人誇張到,青峰是黑子的救贖。

  但是真正被救贖的是他。

  「居然已經這時間了!」

  青峰懊惱的撓撓頭,這種場合要是真的遲到了,桃井真的會殺了他啊。

  他在路邊攔了輛計程車,只能期望路上別塞車才好。

  「少年仔,穿的這麼帥要去結婚嗎?」

  計程車司機哈哈笑著,從後照鏡可以看出對方穿著真的很正式。

  「啊,是啊。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

 

﹡﹡﹡

 

  到了會場,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準備要進去了,青峰在外頭就看到了昔日的隊友。

  「不會吧,小青峰這種場合你也會遲到。」黃瀨難以置信的數落對方。

  「哼,真的是老毛病不改的傢伙。」綠間不以為然地推了推眼鏡。

  「小桃仔很生氣喔。」

  「大輝先去哲也那邊吧,快要開始了。」

  「呀──王牌愛遲到的習慣還是改不掉啊。」今吉趁著這時候落井下石。

  「對不起、對不起!」

  「櫻井你幹嘛道歉啊!」若松即使過了這麼久還是對對方這種個性感到無奈。

  隨便打個招呼後,青峰還是一派悠閒地走到新郎準備室。

  「青峰君,沒想到你連今天的日子都可以遲到。」

  雖然是一貫的面無表情,但是黑子的語氣聽來相當的無奈。

  「抱歉、抱歉,我以為用走的很快就到了,誰知道最後要坐車啊。」

  他把剛剛在M記買的奶昔拿給對方。

  「走吧,該出去了。」

 

﹡﹡﹡

 

  會場上已經坐滿了人,青峰和黑子站在最前面。

  黑子一身黑的打扮顯得很穩重,只可惜旁邊站了個更顯目的青峰。

  新娘進場的音樂前奏讓大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青峰看到熟悉的人穿戴白紗進場,一旁是桃井的爸爸,嚴肅的牽起女兒的手,緩慢地沿著紅地毯朝著兩個人走去,後頭是伴娘的麗子,也一步步的走向台前。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五月的爸爸這麼嚴肅。」

  「因為今天很特別啊。」

  「也是呢。」

  看著桃井一步一步向前,青峰有說不出來的感覺,那個以前跟在自己身邊的青梅竹馬,沒想到也有這一天啊……

  幼稚園和他一起上學的五月、跌倒了堅持要人背她回家的五月、兩人分著一塊鯛魚燒一起吃的五月、每次國中考試都幫他惡補的五月、高中陪著他走過低潮的五月、出國前哭著送他離開的五月……

  然後終於,走到了他的面前。

  「請好好照顧我的女兒。」

  桃井的爸爸把女兒的手託付到另一個男人。

  「我會的。」

 

  「今天非常感謝各位來參加這場婚禮。」

  神父敲了敲麥克風。

  「那麼……桃井五月,妳是否願意嫁給黑子哲也,終其一生愛他、尊重他、安慰他、保護他,就像愛自己一樣,不論生老病死、貧窮富貴,直到離開人世?」

  「我願意。」

  「黑子哲也,你是否願意娶桃井五月,中期一生愛她、尊重她、安慰她、保護她,就像愛自己一樣,不論生老病死、貧窮富貴,直到離開人世?

  「我願意。」

  「在上帝與眾人的見證之下,你們正式結為夫妻。」

  神父的話一落,場邊爆出滿滿的鼓掌聲。

  青峰看著兩個人終於走到了這一步,這趟回來也值得了。

 

  儘管之後他會覺得少許的寂寞。

  看著笑的這麼幸福的兩人,他實在說不出口,寂寞兩個字。


----------------------------------------------------------------------------END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