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燈,信號組(?
這篇是 30題裡的
比起你,他更重要。
來源
這個暑假的產量頻頻被友人說是迴光返照
只好當作如此(?
這篇我打算寫一系列吧
取向有是黃→赤→青→?黑
題目,感覺像是為了保全什麼東西所以一直在瀕臨爆發的邊緣
但是一旦撐不下去就會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弄得全身都是傷
大概是這種感覺





---------------------------------------------正文

 

 

  「碰──唦──」籃球以不自然的角度碰撞邊框後奇蹟似的進籃了。

  在場的人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但是每次都會覺得這樣的技巧不論學多久都無法上手,除了敬佩之外有著更深的恐懼。

  有一天這樣的技巧將會成為自己的敵人。

  「啊啊!小青峰再比一次!」

  黃瀨不甘心的在原地耍賴。

  「蛤?你不是說好一次!」

  青峰原本沒有打算要跟對方1 on 1,但是黃瀨一直在自己耳邊嚷嚷,不耐煩的他只好勉強陪他打一場。

  「再一次啦!」

  「不要。」

  青峰挖挖耳朵表示他沒聽到,朝著黑子的方向走過去。

  自從入部以來,黃瀨每天都會找青峰討教球技,儘管每次他都敗下,依然樂此不疲。

  拉著領口擦掉滴下頸部的汗,黃瀨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輸給了青峰,雖然很不甘心就這樣輸掉,但是對方技高一籌卻也沒什麼好說的,只能說自己實力依然不夠。

  「黃瀨什麼時候才要贏過青峰呢?」

  「小赤司別挖苦我了,小青峰很強我還有段日子要熬啊。」黃瀨苦笑。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差距任誰都看得出來,他不會傻到覺得自家隊長看不出這點現實,很直接地猜到赤司只是在調侃自己。

  「論實力你是不可能贏過青峰,善用自己最大的能力的話就不一定了。」赤司很認真地跟他說著微小的可能性。

  黃瀨很有耐心的聽著赤司近似於說教的建議。

  一開始他會開始打籃球完全是因為青峰的強大吸引了他,但是一進到這個世界來他發現厲害的人不只有青峰,除了王牌外,他認為隊長──赤司也相當有可看性。

  比起單純的憧憬青峰的籃球技巧,黃瀨認為他自己對於赤司有更深一層的感覺。

  總是有條理地整理出他們訓練的行程,每一項決定最後都有完美的成果,對於這樣的一個人光是崇拜兩個字已經無法表達了。

  原本只是單純的尊敬對方,到最後演變成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陷在名為暗戀的漩渦中。

  一開始他非常懷疑這種感情該不會只是一時錯亂,不會吧、不可能吧、這個玩笑太大了……再怎麼欺騙自己都無法阻止他想要多了解對方、更親近他的衝動。

  黃瀨平常可以很自然地和其他隊員攀談,在模特兒界打滾的經驗,人際關係之於他簡直就像喝水般容易。

  唯獨赤司。

  雖然他也會盡量找對方聊天,但是時間總是不長,在赤司面前黃瀨會變得很緊張,健談的個性也隨之消失,吞吞吐吐地勉強擠出一個話題才能聊上好一會。

  他還曾經被青峰調侃,很像做錯事的小孩被媽媽發現。

  為此黃瀨經常覺得相當挫敗,他羨慕青峰能夠很自然和赤司互動,不只是青峰,隊上的每個人他都覺得比他好太多了。

  「黃瀨君繼續在這邊發呆的話等等會被罵的。」

  練習早就已經開始了,黑子看到黃瀨還在原地不知道正在糾結什麼特地過來提醒他。

  黃瀨突然從自己的煩惱回神過來,才發現不遠處的赤司正在盯著這邊瞧,眼神不斷透露出,再不快過去練習就加三倍的訊息。

  「啊……抱歉、抱歉,我這就過去。」

  他尷尬的陪笑,赤司聽到後才專心在自己的訓練上。

  「真是吃不消啊。」

  再繼續過著如此壓抑自己感情的生活,他會失控的。

 

  內心的深處正不斷的叫囂著疼痛,卻無能為力。

 

***

 

  「溫泉?」

  入冬後氣溫日漸下降,黃瀨裹了厚重的圍巾和穿上大衣才敢從溫暖的地方踏到外頭來。

  「赤司君說他父母友人的溫泉旅館給了幾張招待卷,他說全員都要參加。」

  桃井把玩著自己身上的圍巾,她也沒想到赤司會邀請他們去,今天到校聽到這個消息也有點驚訝。不過一想到全員裡面也包含黑子,她就覺得很開心。

  「小赤司的爸媽也會去嗎?」

  這麼一想,黃瀨莫名的緊張,雖然說只是有可能見到隊友的父母,但是對方是那個赤司征十郎的長輩,能夠有機會多了解這個人的生活環境,除了緊張之外還有一點竊喜。

  「不會耶,那天他父母好像有事情的樣子。」

  桃井一開始也覺得像這類的事情好像都是家族旅行居多,不過赤司說他習慣了,只是剛好問問他們想不想去而已,不想去也不行。

  「是這樣啊……」

  赤司其實很寂寞吧,黃瀨是打從心底這麼覺得。

  黃瀨查了行事曆,幸好那個禮拜並沒有安排什麼活動,難得赤司的邀約,他不想要缺席。

 

  一個人穿過走廊,剛剛老師要他去找紫原,整個午休晃了一半都還沒看到要找的人。

  「明明那麼大一隻,怎麼會這麼難找……」

  說來也是自己不好,上禮拜作業忘記交被老師抓過去教訓了一頓才會順便要求他來找同班同學。

  因為有事在身,黃瀨拒絕了幾個女孩子上來攀談說要一起吃午餐的邀約,他必須在午休結束前把紫原帶去見老師才行。

  「抱歉,我現在還有事情……」

  尷尬的說著抱歉,黃瀨才推託掉不知道第幾批的女同學。

  眼角的餘光瞥見從樓梯轉角上來的人影,是他再熟悉不過的隊友。

  只可惜從兩個人的視角根本看不到他,所以他們自顧自的聊著,直接走遠了。

  「小赤司……」

  對方看起來很開心,這是跟他談話中從未看過的輕鬆,他不懂,他和青峰之間有什麼差別?為什麼赤司和青峰在一起的時候都顯得格外卸下心房的感覺……

  黃瀨收回視線,這個問題就算問自己一百遍、一千遍,都沒有答案的……

  先愛上對方的人就輸了,這句話他現在真的無從反駁,他已經輸的體無完膚。

 

  「小黃仔你的臉色很差啊。」拖長音節,紫原漫不經心地說著。

  他抱著點心在走廊上準備回教室享用時被黃瀨抓個正著。

  「咦?是小紫原的錯覺啦,可能是剛剛應付太多女孩子所以有點累吧。」

  黃瀨擺出一貫的笑容,要身旁的人別太擔心,沒事的。

  要好好的把這份心情藏好,他怕佔有慾會讓他深害了最敬愛的人,同時他也深深明白,距離後的底線崩毀已經相去不遠了……

 




----------------------------TBC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