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音給了我BE 30題.......(發狂
我只好順從的開始一一填坑(X
題目來源
看完小說後帝光真的是我最喜歡的時期
最開心也是最痛苦的一段回憶



----------------------------------正文


 

 

  一個人走在校園裡面,全國賽上個禮拜結束了。

  帝光的籃球部不負眾望地帶回冠軍,因為這個消息,吸引了更多人爭先恐後地加入這個部團,希望自己將來也能站上一線贏得勝利,替自己在校園內爭取更多的個人光環。

  黑子在走廊上走著,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就算是同班的同學走過去也從未和他打過招呼,除非他自己先出聲。

  在更衣室換上運動衫後走到體育館內,每個人都很努力地揮汗練習,為了想要成為正式球員這個環節不可少。

  黑子環視整個球場,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又翹掉練習了嗎……?

  再仔細一看發現另一個人也不在。

  黑子手上抱著球,對於團隊裡的風氣他已經無力了。

  在最近幾次的比賽中他深刻的體認到過去的某些東西再也回不來。

  他懷念剛入部的時候,每個人都努力練習的模樣。

  他懷念每次練習結束大家喊著好累卻意猶未盡的表情。

  他懷念便利商店一起吃冰棒、一起大笑的光景。

  把籃球放回原位,黑子悄悄的退出了體育館。

  裡面練習的聲音依舊有力,但是他卻覺得無比疲憊,許多感覺壓得他快喘不過去來。

  「哲君……」桃井望向門,只看到眼熟的背影離開。

  

  勝利很重要他知道,但是求勝的過程他認為也很重要,只是這個觀點其他人並不怎麼認同,綠間還當著面直言,太天真了。

  他只是想再和大家打一場開心的比賽,這個願望很過分嗎?

 

  他現在只想找到那個人,他需要對方再像以前一樣,帶領他向前,不然他就快要撐不下去了……

  方才他並沒有在體育館見到他,或許還沒去練習吧……

  黑子去了他的教室,裡面已經沒人了,他又去了幾處地方尋找,依然沒有見到他。

  「赤司君……」

 

  黑子最後回到體育館,發現練習已經結束了,三三兩兩的人正準備回去,他進到更衣室時裡面只剩下一個人,是他在外面怎麼找也沒見到的人。

  「黑子,你今天翹掉練習了?」赤司拿著毛巾擦掉身上的汗。

  他沒有說話,這是事實沒什麼好反駁的,而且他對赤司本來就是偏向於,只要是他的話就是正確,不要頂嘴。

  只是那是以前的事了。

  「赤司君,我只是想跟你談談。」

  「真難得,你想要談什麼呢?」

  黑子淡然地看著帶領他們拿下無數勝利的隊長,赤司說的每句話都帶著敬語,但黑子卻覺得他所蘊藏的狂妄誰都聽得出來。

  「比賽……往後的比賽都決定是用這種形式嗎?」

  自從青峰的才能顯露出來後,隊上的其他人也慢慢地展現自己的天賦,以往的合作已經不復存在,只剩下個人的表演秀。

  赤司放下手上的毛巾,走近在門邊的黑子,大部分的部員都在外面,休息室裡只剩下他們兩個。

  「黑子,我可以當作你這是在質疑我所做出的決定嗎?」

  他很自然地靠近黑子,但是對方卻下意識地一直後退,等到撞上冰冷的鐵櫃後黑子才發覺自己已經被困在赤司與櫃子之間。

  「我只是──」

  強大的壓迫感隨之而來,他一直都知道赤司征十郎這個人有多麼強的領導能力,總是會讓人不知不覺得歸順於他。

  赤司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退開步伐,讓黑子有足夠喘息的空間。

  「不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嗎?」

  「這也難怪,畢竟現在其他人很少在場上傳球給你,對吧?」

  聽到這句話,黑子只能沉默的接受,因為對方所說的都是一直累積在他心裡面的失落,赤司輕而易舉地把它們挖出來,血淋淋地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麼說好了,雖然你的能力我們也是相當敬佩,但是你的實力只到這裡了,真的非常遺憾,不過比起一般球員,你又凌駕於他們。」

  赤司勾起笑容。

  「放心,到畢業前我應該不會把你換下來,這樣還不滿足嗎。」

  像是為了讓黑子得到安撫,赤司輕拍了他的肩膀。

  「不是的,我很感謝赤司君能夠讓我理解到自己身上的能力,但是我只是希望能夠像以前一樣。」

  為什麼周圍的人都越走越遠呢?

  連一開始陪他每晚練習的青峰都失去了笑容,戰略是其次,已經沒有人可以勝過帝光了。

  「你自己也很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黑子閉上眼,再睜開時已經佈上滿滿的落寞。

  他一直在追著不可能的事情,已經成熟的天賦不可能收得回去,只會越來越茁壯,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我一直很欣賞你的能力,如果你想要的話,和我報同一間高中吧。青峰和黃瀨他們估計是會去不同的地方,黑子你會跟我一起來吧。」

  赤司說的是真心話,對於黑子的能力是通過訓練也達不成的,雖然目前隊上就算沒有他,一樣可以輕鬆取勝,但是日後大家各奔東西後就不一定了。

  他不是沒有自信贏過其他人,但是能用的棋子多帶一些在身上也是不錯的。

 

  「非常抱歉,請允許我拒絕。」

  過去的時光只能存留在回憶裡,他現在不保證自己再站在球場時會發生什麼事,看著日益強大的隊友他感到的不是安心,只有滿滿的害怕。

 

  他怕自己有一天也會因為求勝而迷失了初衷。

 

***

 

  黑子退部的事情,其他人都在第一時間知道了。

  青峰直接去了赤司的教室。

  「為什麼讓哲退部?」

  「我不喜歡有人帶著違抗的眼神質問我,雖然你是王牌,但是請收斂一點。」

  青峰咬緊牙,不得不控制自己的脾氣。

  「是黑子自己退部的,我只是答應他的請求而已。」

  赤司晃著手上的退部申請書,裡頭只有簡單的寫了幾個字。

  黑子離開時對他說的話,一直揮之不去。

 

  「很抱歉,我不會和赤司君上同一間學校。」

 

  難得他邀請對方。

  「你自己不是也很清楚繼續留在籃球部對黑子只是另一種傷害嗎?」

  等到赤司打發走青峰後,他又把申請書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他一直很明白黑子很喜歡籃球,但是現在或許已經被打擊到從此厭惡籃球他也不覺得奇怪。

  黑子的離開只是想表達違抗而已,赤司是這麼想的。

  他對於黑子哲也這個人一直抱有相當程度的興趣,就算他現在離開了,赤司認為總有一天對方會理解到哪裡才是他自己該歸順地方。

  開發他的潛能的是自己,理所當然的要為自己所用。

 

  「我等你回來,哲也。」



---------------------------------------------------------------END

創作者介紹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蘋果頭的青蛙
  • 淡淡的我好喜番
    雖然自己不知道在糾結什麼...
  • 謝謝你喜歡XD
    國中那段真是酸甜苦辣樣樣都有...
    明明一開始打球很歡樂最後卻變成那樣
    黑子真的好可憐

    雲櫻 於 2012/09/02 2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