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原本想要推的賀文
原本以為不會再當天趕出來,沒想到我引發了奇蹟(幹
這篇文是20題其中一題 被放鴿子(閉眼




-------------------------------------正文

 

 

  打開落地窗,冷冽的風灌進房間內,冬天的清晨,陽光還尚未露面。

  火神大我在陽台站了許久,直到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才進到屋內,他覺得這是一天清醒的最快方法。

  將剩下的吐司放進烤麵包機內,再煎個荷包蛋,他今天的早餐就完成了。

  皺了下眉頭,這樣的份量有點少了……晚點在路上還是買個什麼吃比較好。

  解決完桌上的食物,火神大我套上外套,最近他養成一大早就去籃球場的習慣。

  

  冷清的球場只有他一個人來回的奔跑,哐啷一聲,籃球只擦到籃框發出巨大的聲音。

  最近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進籃,火神大我煩躁的運著球,他也想過要扣籃,但每次要上籃的時候他眼前總是會浮現青峰大輝的影子,雖然球是百分之百扣進,但是就是讓他不爽。

  為了解決他這個長久的困惑,他前陣子打電話約了青峰大輝出來,火神大我認為是因為太久沒和對方比試所以才會這麼煩躁。

  他還順便約了黑子哲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只有他和青峰大輝兩個人的空間他會有些不知所措,所以想找個兩邊都認識的人來充場面。

  果不其然那天見到了青峰大輝,平常的煩躁似乎稍稍平復了一點,平常的水準也有發揮出來,雖然他還是無法單獨打敗對方,不過至少他已經覺得自己心境上好很多了。

  他原本以為之後就會恢復以前的樣子,一樣每天都想著籃球,想著如何更精進。

  但是他發現自己錯了。

  青峰大輝那一天跟黑子哲也的互動,竟然讓他覺得很不是滋味。意識到這種想法的火神大我難以相信這是自己的感覺,所以他只能盡力維持著平常的自己。

 

  翻出手機看時間,也差不多該去學校了,不然今天鐵定又遲到。

  火神大我回到家後迅速的換掉身上的衣服,把充滿汗味的運動衣丟到洗衣籃。

  

**

 

  木吉鐵平覺得最近的火神大我有點不對勁,思考了一下,他覺得對後輩的關心不能少,所以朝著獨自坐在長椅上休息的火神大我移動,打算來個學長學弟煩惱相談。

  「火神,要不要來1 on 1?」搭上對方的肩,木吉鐵平認為這方法是最快整理對方情緒的,因為他是個滿腦子只有籃球的傢伙。

  「木吉前輩,我今天有點累。」火神大我實在打不起勁,在無法處理內心的混亂之前,他認為他都無法像以前那樣,就好像有東西阻礙了他。

  「這樣啊,那今晚要不要去速食店吃晚餐啊?」明明上一刻還在談籃球的木吉鐵平,很快地把話題跳往下個地方,快的火神大我下意識地答應了。

  等到他回神過來要拒絕的時候,木吉鐵平已經走掉了。火神大我懊惱地嘆了口氣,扭扭捏捏的很不像他,不自覺地都開始厭惡自己了。

  

  木吉鐵平看著對面的人盤子上滿滿的漢堡山,雖然聽說過火神大我的食量驚人,不過第一次看到還是不免有點震驚。

  「你還真的是吃很多呢。」咬著自己手上的這份漢堡,木吉鐵平覺得好像沒吃就飽了。

  「是嗎,我覺得剛剛好而已。」拆開包裝,火神大我開始享用他的晚餐。

  「確實呢,還在煩惱的時候我也會藉由吃東西來紓解一下。」木吉鐵平給對方一個微笑。

  火神大火停下手上的動作。

  「也不是什麼煩惱,只是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奇怪而已。」火神大我搔搔臉,和自己的前輩討論這些好像有點……怪詭異的。

  木吉鐵平維持著一貫的笑容等著對方,讓火神大我也不好意思拒絕這樣的前輩。

  「呃……沒什麼,我覺得自己好像很討厭青峰大輝吧?」火神大我不了解自己這種想法。

  每次看到那傢伙心裡面就會覺得有一種什麼快要滿溢出來的感覺,很像贏得比賽那種欣喜,但是最近一次見面那種滋味,更像是怒火無從發洩只能累積在心裡面。從他的判斷來講,這種感覺比較像是討厭吧?但是他實在沒有理由討厭對方……

  木吉鐵平一瞬間錯愕,他想過對方可能是因為最近跟黑子哲也吵架或是籃球遇到瓶頸,但是他沒想過是這個,火神大我討厭那個青峰大輝?前陣子兩個人不是經常一起去打球的嗎?

  「你們上次不是還很開心地去打球嗎?」他記得當時黑子哲也好像發了則相關的推特……

  這就是火神大我不明白的地方,雖然青峰大輝真的很目中無人,認識久了就會發現其實他只有嘴巴很壞,他就是很喜歡跟對方打球,出去哪的時候也都會想要是青峰大輝在就好,這樣的自己,討厭青峰大輝嗎?

  「……那次是很開心啦,或許是因為黑子和他是國中的隊友,所以青峰跟他感覺上比較多話,我也知道老朋友見面總是要聊個天什麼的,但是我就是……」希望對方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火神大我挫敗的低下頭,每天都要煩惱這個老實說他真的受不了。而且他發現自己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很驚慌,為什麼他想要對方所有的注意力?為什麼他對黑子哲也會忌妒?

  木吉鐵平有點發楞的盯著對方,綜合以上火神大我說的一切,他很確定對方根本不討厭青峰大輝,還意外的很喜歡他才對。

  沒想到自己的後輩會連這兩個都分不清楚。

  「聽我說,火神……」木吉鐵平滿臉認真的把手搭在對方肩上。

  「你一點都不討厭對方,你還有點喜歡他。」

  「夠了!不要講!」

  聽到對方的話,火神大我著急地把對方的手打掉,他已經混亂的忘了該有的禮貌。

  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喜歡那個青峰大輝,但是經過木吉鐵平這麼一講,最近的煩惱卻得到了合理的解釋,因為喜歡他所以不希望他跟黑子哲也太親近,因為喜歡他所以腦子裡面想到的都是青峰大輝。

  木吉鐵平看對方一臉驚訝,他也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果斷說出口了,他也只是從火神大我口頭上的敘述綜合的結果,但是感情這種事情實在太複雜,並不是旁人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只有自己才會知道答案。

  「你可以不用聽我剛剛的話,我有點說得太果斷,或許你只是想跟他當更好的朋友之類的。」

  火神咬著有些冷掉的食物,剛剛的事情對他來講衝擊有點大,一開始真的無法接受,但是仔細想想卻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感覺……喜歡青峰大輝的感覺。

  木吉鐵平看了下時間,他該回家了。

  火神大我目送自己的前輩離開後,坐在位置上把剩下的漢堡吃完順便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

  拍掉自己身上的麵包屑,他也該準備回去了。

 

***

 

  黑子哲也發現他身邊的人最近都有些詭異,第一個人是火神大我。

  雖然平常在上課期間本來就不會有過多的互動,但是最近他可以很明顯感覺到對方有意無意的在避開他。

  黑子哲也感到相當困惑,最近他並沒有和火神大我發生過什麼摩擦才對,每次想找他談談對方的眼神總是不會正視自己,然後推託理由就跑走了。

  除了私下的互動外,部團活動倒是和往常差不多,只是他覺得火神大我的狀況一直沒有很到位,雖然很想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對方一直避開他,最後只能去找木吉鐵平商量。

  「那個啊……可能還要段時間讓他自己整理情緒吧。」

  就算黑子哲也難得地一直追問,木吉鐵平就是不打算更深入說清楚這件事情。

  這只是他最近頭痛的其中之一原因,另一個則是他的國中隊友。

  桃井五月曾經打電話跟他抱怨過,青峰大輝最近非常的暴躁,在體育館已經灌爆了兩個籃框,監督都頭痛的要她去了解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管桃井五月怎麼問,對方都說沒有事,最後還朝她發脾氣。

  「哲君,阿大真的很過分!」

  黑子哲也透過電話完全可以想像現在桃井五月應該是已經在氣頭上,嘟著嘴巴抱怨對方。

  「我會找時間和青峰君談談的。」他覺得這兩件事發生的時間點太過巧合了,一定有什麼在裡面。

 

  趁著今天下午沒有練習,傳了封簡訊給青峰大輝,黑子哲也沒有馬上闔上手機,過不了多久手機就傳來震動,螢幕顯示著他想要找的人。

  「就說了傳簡訊這種東西很麻煩,打電話就好了啊。」青峰大輝知道對方只是在等自己回撥回去。

  「青峰君,我想跟你談點事情。」黑子哲也難得用非常正經的口吻這樣和對方說話。

  青峰大輝沉默了一會,大致猜得到對方會找他的原因,他也剛好想找對方講這件事情。

  「去那家吧,你不是很愛喝那邊的奶昔,我等等就過去。」青峰大輝開始收拾手邊的東西,他今天原本就打定主意要翹掉練習。

  上次不小心遷怒了青梅竹馬,雖然現在覺得很抱歉,但是目前拉不下臉跟對方道歉,只能暫時逃避。

 

***

 

  青峰大輝比黑子哲也早一步到店裡,等到他來的時候桌上已經放了一杯他平常都會點的香草奶昔。

  「謝謝青峰君請客。」黑子哲也理所當然地坐下來享用。

  「喂,我還以為你會給我飲料錢的。」擺擺手,青峰大輝這次就隨他去了。

  他手裡反覆地拿著吸管晃動,他實在不知道該從哪邊講起才好,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黑子哲也能先開口,不過看對方一副也等著他開口的樣子,青峰大輝也只能乖乖任命。

  「火神他,最近有和你聯絡嗎?」才一說出口,青峰大輝簡直想蓋了自己。

  他們兩個同校又同班,為什麼他會問這種話啊!而且他明明不是要問這個的。

  黑子哲也看著對面青峰大輝傻愣的表情,就知道他非常懊惱自己方才說錯話,想想也算了,反正他大致上猜得到對方想問的事情。

  「火神君最近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偶爾會出神,等到我叫他才會突然嚇一跳。」

  青峰大輝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他最近打電話到對方手機火神大我一次也沒接,有次甚至直接關機進入語音信箱,如果是其他人他早就不甩人了,但是現在這個對象是火神大我,青峰大輝無法丟著不管。

  「青峰君是不是和火神君吵架了。」黑子哲也唯一想到的就是這個,不然他真的不曉得為什麼這兩個人會同一時間發生異樣。

  「才沒有。」青峰大輝發現他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對面的黑子哲也滿臉不信,過了許久他才認命的嘆口氣。

  「好吧,其實上次過後我們兩個後來有出去一趟,因為火神說他的鞋子有點舊了想要換新的,我就想說陪他去買也沒差……反正都要買了當然是挑比較好的啊!我們一連逛了好幾家運動用品店。」青峰大輝想到那天的情況就覺得好笑,只是買雙鞋兩個大男人卻要逛遍東京所有店面一樣一家換過一家。

  「最後是有買到鞋子啦,因為逛了一整天有點累就跑到最近的公園休息,火神那傢伙居然就在我旁邊睡著了。」他看起來很像靠枕嗎?

  「所以你就丟下他一個人回來了?」如果是這樣,黑子哲也覺得青峰大輝就有點過分了,雖然不太意外。

  「我是那種人嗎,我就坐在那裡陪他啦……他真的睡得很熟,不知道昨晚是沒睡還怎樣,我也不知道我那天怎麼了,居然就……ㄑ……」

  「七?」

  「ㄑ……親下去啦!我根本被鬼附身然後突然就往他嘴唇親下去啦!」青峰大輝就像惱羞一樣大喊,後知後覺發現附近的人都朝著他們那一桌投以關愛的眼神,才尷尬地放低音量。

  黑子哲也瞪大眼睛,如果說是睡覺中途被放鴿子就算了,居然趁對方睡覺的時候偷親,就算火神大我一輩子不理青峰大輝,他也不覺得奇怪了。

  「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是更慘的在後面,我原本只是想偷親一下,結果火神那傢伙中途就醒了還把舌頭伸進來……」青峰大輝說到這邊黝黑的臉泛起一陣紅。

  「歸國子女就是不一樣……」黑子哲也突然覺得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是笨蛋,雖然以前就這麼覺得,但是現在的感受更為強烈。

  「明明是好發展,但是青峰君你的臉上卻看不到高興的感覺。」

  就是這點很違和,青峰大輝所講的事情聽起來兩個人根本情投意合,但是臉上顯露的不是開心的表情,而是擔憂。

  「雖然知道火神可能也喜歡我是很開心啦,但是啊……我不希望我們更深入交往下去。」青峰大輝淡然的說,無奈取代了方才的心動。

  「感情這部分實在說不準,現在的關係不是挺好的嗎?我,沒有很想改變。」

  他只想要維持住和火神大我的友誼,儘管這個界線已經模糊不清,但是他不想要更往上一層。

  他不知道在哪一天他們其中一會人突然清醒過來發現這並不是愛情,那麼他們的關係就會結束,到時候兩個人又要如何面對雙方,他實在想像不出來。

  「我會怕啊,哲,怕火神跟我坦白的那一天。」青峰大輝不會回應他的。

  因為害怕失去對方,所以只能在狹隘的友情圈圈打轉,就算痛苦,但是很保險,不是嗎?

  「……我只是個局外人,實在不能多說什麼來干涉青峰君的決定,如果你認為這是最好的話,那青峰君就繼續堅持下去吧。」

  青峰大輝單手扶著額頭,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好的決定,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黑子哲也從口袋掏出零錢放在桌上。

  「我先回去了,青峰君還是再好好想一想吧。」

  看著桌上的銅板,青峰大輝有點失神,對方的話雖然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是他卻覺得責備的意味太濃厚了。

  「……這不是想就可以改變的。」

  可惜這句話離開的黑子哲也並沒有聽到。

 

***

 

  火神大我趴在床上,自從入冬之後一天比一天還要冷,連在家裡他都還要穿上好幾件衣服才能禦寒。

  那一吻來的很突然,他原本以為自己和青峰大輝或許有機會……所以他回應了那個吻。

  但是他從對方身上看到的不是歡喜,只有滿滿的懊悔。

 

  他的反常已經吸引太多人注意,所以他想要趕快把這些事情解決掉。

  打開手機,最近的通話滿滿都是未接來電。

  火神大我其實很抗拒在這段時間接青峰大輝的電話,隱隱覺得會在另一端聽到推託的藉口,他覺得對方只會用精蟲上腦來解釋那天的脫序。

  手指停在回撥的按鍵上,這幾天只要青峰大輝打電話過來他都選擇無視,現在突然打給他,是不是太失禮了?

  把手機重新摔回床上,火神大我厭惡現在的自己。

  明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卻被他搞得非常複雜,真的很令人嫌惡。

  打了封簡訊,火神大我把訊息傳給了青峰大輝,像是期待什麼一樣將手機握在手裡,但是它卻一如往常地進入鎖屏模式。

  沒有電話打進來。

  火神大我笑了,讓別人吃了這麼多閉門羹還妄想對方能馬上答覆自己,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私了?

  八成是喜歡上青峰大輝的那刻起吧。

  他現在只剩下自我嘲諷來麻痺自己。

  

  明天晚上,我在上次的公園等你。

 

  看著短訊,青峰大輝想也不想的闔上手機。

  他擔心的這一天沒想到來的比他想像的還要快,他很佩服火神大我敢嘗試的勇氣,但是很抱歉,青峰大輝在這裡就是缺少這一項。

  如果是在籃球場上,他是王者,甚至可以說是暴君,但是脫下球衣後他就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連告白都不敢接受的人。

 

***

 

  冬天真的很冷,穿著羽絨外套的火神大我獨自坐在只有夜燈的公園裡面。

  被凍僵的手伸到嘴邊嘗試利用呼出的熱氣溫暖一下,卻因為溫度太低了,一點成效都沒有。

  「這麼說起來,好像有寒流……」

  平常在晚上或許會看到一兩對情侶在周圍打情罵俏,但是今天只有幾隻流浪狗遠遠的看著火神大我,將他視為入侵地盤的陌生人。

  他盡量不和那些狗視線接觸,聽說不看他們就不會過來。

  寂靜的公園裡面,只有他的呼氣聲,不管等再久,始終只有他。

  「原來這就是答案啊……」

 

  火神大我已經忘了自己是怎麼到家的,雖然一開始他就有做了些心理準備,但是實際知道還是讓他有點難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衝過熱水澡,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異常得發燙,頭也感覺很重。

  躺在床上的時候,他甚至覺得希望一輩子這樣就好。

  「真痛苦。」

  在睡夢中他迷迷糊糊地接了通電話,其中還夾帶了咳嗽聲,電話那頭的人好像說了什麼匆匆的掛掉了,腦袋已經暈到分辨不出剛剛那句話。

  聽到門鈴的時候,火神大我才緩緩的從床上爬起來出去應門,模糊的視線讓他認不太出來外頭的人,只知道身高比他高一些……

  「青峰……」

  然後他的意識就全黑了。

 

  再次醒來後火神大我覺得身體沒有那麼沉重了,他轉向一邊才發現桌子上擺著空的水杯和零散的成藥。

  原來自己吃藥了嗎?他對這個印象好像不太深。

  趴在一旁休息的人因為火神大我翻身而有了動靜。

  「木吉前輩?」火神大我驚訝全寫在臉上。

  他記得最後一眼看到的明明是青峰大輝才對,他以為在旁邊的是那個人……

  「你終於醒了啊?」

  木吉鐵平的大手探向火神大我的額頭,似乎很滿意高燒已經退了一半。

  「因為你今天突然沒去上課,黑子他打了好幾通你也沒接,本來想賭賭看沒想到你就接了。」他替病人倒滿了一整杯水。

  在電話得一頭他光用聽的就知道對方的情況沒有很好,所以他丟下練習跑過來他家的選擇是對的,中途籃球部的人也來看過火神大我了,只是因為他一直在沉睡他們也不方便打擾這麼久。

  原本他是打算請黑子哲也留下來照顧一下病人,沒想到他說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木吉鐵平歛下眼,他很少看到那個少年臉上帶著那麼恐怖的表情,雖然他可以猜到對方想去找誰,不過希望別是讓事情變得更嚴重才好。

  艱困的喝下水,發燙的喉嚨這才得到舒緩,火神大我驚訝自己居然會病的這麼嚴重。

  「我不知道這個由我來問適不適合,如果你不想講也沒關係,會這樣是因為青峰大輝嗎?」

  木吉鐵平沒忘記他剛進門的時候,火神大我認錯人的樣子。

  對方看起來非常憔悴,但是他被錯認成是青峰大輝的那一幕看起來更是無比的心酸。原本他是不打算干涉後輩的感情生活,如果一開始他知道會這樣,他就不會放著對方這樣胡來了。

  「木吉前輩這件事我不太想談,我跟他只是單純的朋友,就這樣而已。」

  儘管昨晚對方失約,他被獨自留在公園等待不會出現的人,火神大我還是無法討厭青峰大輝,他只會覺得對方很混蛋,但是就是不討厭他。

  他希望,最後能保有朋友這個最後的關係。

  「是這樣嗎?看來你已經處理得差不多的樣子。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吧,反正明天是假日也沒關係。」木吉鐵平強壓對方躺回床上。

  「我也該離開了,會順便幫你把門帶上的。」

  火神大我只是應了聲,如今的他也沒有多餘的力氣送人到門口道再見。

  躺回床上,他現在滿腦子依然是青峰大輝,或許這個病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完全復原……

 

  木吉鐵平正要替火神大我關上大門的時候,從電梯門走出來的人讓他停下動作。

  「真巧啊,你也是來探病的嗎?」

  木吉鐵平看著對方手上提著附近有名粥品店的塑膠袋。

  「我剛離開的時候他還醒著,現在進去還不遲。」

  大門在木吉鐵平面前關上,他嘆了口氣,現在的晚輩似乎不太懂得禮節這些東西。

  這件事,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火神大我聽到門被帶上的聲音,原本以為前輩已經離開了,卻又斷斷續續地聽到塑膠袋摩擦的聲音。

  「前輩,你忘記拿東西嗎?」他撐起上半身隱約可以看到客廳有個人影。

  等到對方靠近房門他才看清楚來的人是誰。

  「青峰……?」

  「木吉鐵平說你還沒吃晚餐。」青峰大輝自動地坐在床沿,把熱呼呼的粥端到他眼前。

  火神大我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只好笨拙地道了謝然後舀起碗裡的熱食往嘴裡送,卻被燙個正著。

  「笨蛋神,你連吹涼再吃也不會嗎。」

  搶過對方的湯匙,青峰大輝吹涼後送到對方眼前,一副要準備餵食的樣子。

  「啊……」

  晚餐期間沒有人開口說話,雖然火神大我平常的食欲相當驚人,但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吃完一碗粥就覺得差不多了。

 

 火神大我洗完澡後看到青峰大輝坐在客廳,已經晚上十點了,對方卻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你不回家嗎?」

  「嗯,我已經先打電話回家報備了,今天晚上我就暫時住在這裡,反正明天是假日。」

  他的內心有股什麼在醞釀,明明失約於他,可不可以不要對他這麼好?既然只是朋友,就不要再讓他有被愛的錯覺!他很想對著青峰大輝大吼,但是他真的很累,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他知道如果說出真心話,破碎的平衡會一下崩解,他就真的會失去青峰大輝。

  

  等到青峰大輝洗完澡後發現火神大我已經吃完藥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坐上床沿,只能透過客廳的亮光來仔細看床上的人。

  「對不起。」他真的無法接受。

  他只是想每天度過一樣的日子,每個禮拜都能和火神大我一起打球,偶爾可以見個面出去玩,這些是他最珍惜的時光。

  他不保證這些東西在他們關係升上情侶的時候還能維持住,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忌妒心,束縛了對方。

  最少、最少,他能用名為朋友的項圈綁住自己。

  青峰大輝發現火神大我特意讓出一半的床位。

  「病人就該有病人的樣子,這傢伙真是的。」

  原本他想將火神大我抱回正中央,後來他決定這次就接受對方好意。

  只有今天,以後他會乖乖地踏回友情的圈子內,所以今天就讓他放縱一下……儘管這種想法非常自私,但是為了能夠一輩子擁有火神大我,就算被對方認為自私也無所謂。

  

***

 

  火神大我的病養好後,他的生活步調全都回歸過去。

  即使木吉鐵平和黑子哲也看得出對方還是在勉強自己,卻也沒再多說什麼,他們只是局外人,不適合發言。

  青峰大輝和火神大我好陣子沒有聯絡。

  火神大我看著手機出神,其實他一直想要打電話約對方出來。

  那天早上他醒來的時候青峰大輝已經先走了,桌上擺了份早餐。

  有點失落,卻也慶幸對方走了,他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對方。

  如今事情也過了很久,他們是不是可以恢復成以前的模樣呢?

  「黑子,要不要一起打球?」

 

  火神大我和青峰大輝在場上互相較量,黑子哲也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兩個人。

  他發現火神大我似乎慢慢地放下那件事情,至少打球沒有以前那麼壓抑。

  休息的時候,青峰大輝在一旁看著火神大我依然在籃球場上練習。

  事情能夠這樣落幕他認為最好,卻不免有些失落……

  「請不要一臉受害者的樣子,是青峰君親手破壞你們之間的所有可能性。」黑子哲也越過對方時,忍不住開口。

  青峰大輝苦笑,這一切當然是他自找的,現在卻又表現得像失戀一般,活該被罵。

  看著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有說有笑,他只能盡量維持著平常心。

  

  因為,他們只是朋友,僅此而已。



--------------------------------------------------------------END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unchbuggy
  • 火神等青峰那裡虐我了(爽)
  • 不管等多久對方都沒有出現的苦澀沒有寫得很好
    不過有人痛到我也很開心(???

    雲櫻 於 2012/09/03 16:01 回覆

  • punchbuggy
  • 哦哦哦。
    很開心喔(鼻血)
    我是越虐越開心的那款(喂)
  • 謝謝XD
    雖然我最近覺得虐梗比起甜更難寫XD

    雲櫻 於 2012/09/04 16:43 回覆

  • Elayne铃。
  • 呜哇哇哇哇哇!!!!!

    竟然真的没在一起!!!! TAT

    痛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