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只想要寫短短的一小篇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我突破了各方面的東西(閉眼

*公式書裡的職業設定 黑子/幼稚園老師  青峰/警察





-----------------------------正文

 

 

  幼稚園的下課時間,傳來許多小孩子嬉鬧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熱鬧,卻也難免擔心是否過頭小孩子們會不會受傷。

  黑子哲也站在教室門口,盯著每個學生在外跑跳,現在正值夏天最熱的一個月,他實在不想跨越安全範圍走到那看起來冒著熱氣的地面上。

  看了看手錶,下課時間也快要結束了,接下來才是令人傷腦筋的地方。

  小朋友這種生物,是你一放到外面玩耍之後,要他們在靜下心來實在是有點難度的一件事,總是要哄個半天才會確實的靜下來。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黑子哲也才對外面喊了幾聲,示意在外頭玩的小朋友該收心回到教室內了。

  「老師,我想要再玩一下──」男孩子們抱著躲避球跑到一直在陰影下遮陽的老師,向他哀求再多玩個幾分鐘。

  「不行。」推了推小朋友,把他們一個一個抓回教室去。

  黑子哲也看著隔壁班的宮崎老師還在辛苦的把孩子帶回去,索性就幫忙她分擔。

  「黑子老師,真是謝謝你,每次都要這麼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女老師有些靦腆的笑了。

  雖然隔壁班的黑子老師只要一不注意就會忘記他的存在,但是每次都很體貼的幫她一起把小孩子帶回教室,而且話不多,總感覺在想些什麼事一樣。宮崎老師對於黑子哲也存有一些愛慕的心情,這是整個幼稚園老師都知道的事情。

  有時候一些比較小大人的孩子也會在一旁瞎起鬨,大部分都會被黑子哲也輕拍頭當作教訓。

  把小孩子都帶回教室後,園長走過來向黑子哲也打個招呼。

  「黑子老師,麻煩你晚點能跟孩子們講一下,最近幼稚園附近好像有奇怪的人,希望他們要小心點。」

  最近附近住家向警察局通報,這一帶突然出現奇怪的人穿著風衣在這附近走動,明明溫度並不是那麼寒冷,卻包緊緊的。

  雖然警察已經增加巡邏次數,但是為了小心起見也請幼稚園內的老師配合宣導。

  

  「別再亂跑了。」把幾個比較調皮的小孩抓回座位後,黑子哲也把剛才園長交代的事情重述了一遍。

  「所以附近如果有奇怪的大人別太靠近,就算在圍牆旁邊也不要過去。」

  「明天會有警察叔叔來教室教你們怎麼小心壞人,到時候要乖乖的喔。如果當乖小孩,老師會給他糖果當獎勵。」

  「老師,你今天會把昨天的故事說完嗎?」離黑子哲也最近的小女孩舉著手發問。

  底下的小朋友們跟著附和,都想要聽到最後的結局,沒等黑子哲也同意就自動自發的跑過去圍著他。

  每個人都乖乖的坐在黑子哲也旁邊,一副非常期待的樣子。

  「我上次說到哪了?」雖然只是昨天的事情,但臨時想還真的想不起來。

  「誠凜雙人組要去桐皇拯救公主!」小男孩迅速的把手舉高,說出昨天的進度,最後還得意的揚起下巴。

  「哲也和大我為了救被桐皇挾持的大輝公主,帶著籃球跑到他們的大本營去。沒想到其實要征服世界的就是大輝公主。」

  「老師,大輝這名字聽起來好像男生喔,為什麼公主要叫這個名字啊?」一旁的小朋友幾乎都有這個疑問。

  「這麼嘛……因為國王以為生出來的會是男生,名字都想好了,結果生下來是女孩子,所以才會被叫成大輝公主。」

  「在他們的世界,只要有爭吵都會透過籃球來解決,大輝公主說如果誠凜戰隊贏了,他就會放棄征服世界。你們覺得誰會贏呢?」

  「當然是誠凜戰隊啊!」每一個的小朋友都覺得是正義的一方會贏,每則故事都是如此。

  從小聽到現在的故事都是公主被勇者救出來,打敗邪惡的一方,雖然這一次邪惡的一方是公主本來,但是小朋友還是覺得正義會贏。

  「可是,公主不是曾經說過,能打敗她的只有她自己嗎?上一戰誠凜戰隊可是輸得很慘喔。」

  「老師有說過,籃球最重要的不是強,不是嗎?」

  黑子哲也獎勵似的摸摸小男孩的頭頂,沒想到還有人記得他曾經說過的事情。

  「雖然強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相信隊友,這個要等你們長大才知道。」

  「老師,所以到底是誰贏了──」等不及的小朋友拉著黑子哲也的手,拜託他快點講下去。

  「青峰公主她在比賽的時候用了全力,但是因為她不相信隊友,輸給了擁有很多夥伴的哲也和大我,最後青峰公主終於又體會到剛開始玩籃球的樂趣──。好,故事結束。」黑子哲也闔上嘴,等待周圍學生的反應。

  「老師,你真的有去拯救公主喔?」小男孩一直記得老師一開始說過這是他去冒險的故事。

  「是啊,當初真的是非常辛苦呢。」

  「那公主現在正在做什麼?有當上她最想要的球員嗎?」女生們最好奇的只有這個問題。

  黑子哲也思考了一下,他不曉得該怎麼說會比較像童話故事般那樣幸福美滿,雖然這故事本身就已經偏離童話故事的主軸了。

  「她現在正在到處幫助別人,專門抓壞人喔。但是她沒有當上球員。」想起對方的職業,這麼說應該也不為過吧,也是事實。

  「那她還喜歡打籃球嗎?」在最旁邊的小孩問了這問題後,其他人才想到這個。

  「當然喜歡,偶爾我們會一起去打球。」

  雖然青峰大輝最後沒有當上籃球球員,這世界上,比自己強的人多不勝數,這是在青峰大輝從國外回來的感想。

  原本黑子哲也以為對方會消沉許久,沒想到之後青峰大輝就開始準備警察考試,黑子哲也從來沒想過那個青峰大輝會去考警察。

  當他考過資格之後,第一個告訴的人就是黑子哲也,他忘不了當初青峰大輝興奮的樣子,「哲,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警察了!」

  雖然現在只是小小的巡邏,青峰大輝打算再往上升個幾級。

  他也只是一路看著青峰大輝走過來,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還要熱愛籃球的他,到最後沒有辦法實現一直以來的夢想,黑子哲也不敢問他是如何想的。

  儘管如此,青峰大輝在排休的時候還是會找他到附近的公園打打籃球,他說他不想讓手感退步,他還是,很喜歡籃球,雖然當不上NBA球員。

 

**

 

  黑子哲也頂著黑眼圈到幼稚園,在門口迎接小朋友的園長看到差點沒叫救護車把這具快要倒下的人送到醫院。

  「黑子老師你今天看起來好像特別累?」身為幼稚園的園長就像是一個家族的大家長一樣,每個老師都像是他的孩子,每個學生都像是他的孫子。他總會適時的給予關心。

  「松下先生,早安。沒什麼,只是昨天和自家寵物玩過頭了。」黑子哲也用笑容掩蓋掉他的疲憊。

  「原來黑子老師有養寵物啊?」

  「是的,我養了一隻大貓,雖然與其說是貓更不如說更像黑豹吧。」

  隨後黑子哲也向園長行禮就朝著職員辦公室走去,丟下一頭霧水的園長。

  「……所以到底是養了什麼?」

 

  「這位是負責向日葵班宣導的警察,青峰大輝。黑子老師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園長把每位負責的警察帶到各個班上,向日葵班是最後一個班級。

  「好的,松下先生辛苦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到你工作的地方,還不錯的感覺……」青峰大輝到處張望,每樣東西都小小的,突然覺得很新奇。

  「我早就說過環境不錯,是青峰君老是以為我會被前輩們欺負,大家明明人都很好。」黑子哲也有點無奈,從他接到這份工作到現在,青峰大輝一直認為他會受到職場霸凌。事實上根本沒有這種事,只能佩服對方到了這年紀還充滿想像力。

  進到教室後,黑子哲也把在各角落玩玩具的學生聚集過來。

  「這位是今天負責教導大家怎麼小心壞人的警察叔叔──」

  「我覺得現在這年齡叫哥哥也不為過吧……」

  「……要注意聽警察哥哥的話喔。」

  因為身高的關係,每個小朋友都抬頭望著青峰大輝,讓他覺得好像正在被許多小動物注視的感覺,怪不自在的,他開始佩服黑子哲也每天都要受到這種眼神攻勢。

  「呃……我是青峰大輝。」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可以不用報名字,在這樣的環境下青峰大輝不自覺地開始自我介紹。

  「大哥哥,你跟大輝公主有關係嗎,你們都叫大輝耶。」小男孩覺得對方的名字和昨天故事裡頭的公主很像。

  「蛤?什麼公主?」滿臉問號的青峰大輝,不懂現在的小朋友在想什麼。

  「大哥哥也喜歡籃球?很厲害嗎,和大輝公主一樣厲害嗎?」原本席地而坐的小朋友們全部站起來包圍眼前的人。

  除了黑子哲也之外,另一位活生生的故事人物在他們眼前,如何叫他們不好奇。

  「怎麼回事?哲,你快管一下啦!」應付不過來的青峰不敢太大聲趕走小孩,也不敢把小孩子抓回原位,他怕把一群人弄哭。

  在一旁看夠戲的黑子哲也才慢慢走過來,把每個小孩子安撫完。

  「大輝公主是什麼鬼啊?」他人生中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沒什麼,昨天的童話故事而已。青峰君還是快點開始宣導比較好吧,時間會不夠喔。小孩子一聽到下課鐘聲可是會按耐不住,連我都沒辦法的。」

  宣導的過程很順利,至少沒有太嚴重的脫序行為,青峰大輝小小的鬆了一口氣,應付小孩子真的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很快的下課時間到了,看著其他班級的小朋友已經在外面玩耍,向日葵班的小孩也坐不太住,一直動來動去的。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還有人有問題嗎?」

  「沒有──」為了想早點被放風,每個人很有默契地答了相同的話。

  等到所有小孩都出去後,剛剛還很熱鬧的教室頓時剩下兩個人。

  「青峰君真的越來越有警察架勢呢。」一邊收拾著散落在地上的玩具,一邊稱讚著對方。

  他以為青峰大輝會更慌張一點,沒想到意外的成穩……這麼想也是,畢竟他們已經脫離不穩定的時期了,只能被迫學著成長。

  青峰大輝蹲下身,幫黑子哲也收拾著。

  「哲也很厲害啊,居然能應付一群小蘿蔔頭,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他由衷地感到敬佩。

  「對了,大輝公主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從剛剛到現在他就很好奇,雖然說名字這種東西是到處都有啦,但是這也太巧合了吧。

  「我只是把以前的事編成故事告訴他們而已,小孩啊,很喜歡聽故事的。」

  「那為什麼我是公主……要說最像公主也應該是五月那傢伙吧。」他身高可是有192耶,哪來這麼巨大的公主?

  「這種小地方青峰君就不要在意了,我總不好跟小朋友說是黑色外星人吧。」

  青峰大輝有時候覺得黑子哲也這樣面無表情地說出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這種感覺真有說不出來的無力。

  趁著黑子背對的時候,青峰大輝從背後抱住他,把他牽制在自己的懷中。

  「那麼結局是什麼?」他想知道。

  「大輝公主沒有當上NBA球員,但是他現在正專心抓壞人。」

  這結局聽起來好像不錯,但是黑子哲也認為根本不是什麼好結局,青峰大輝一定也是這麼覺得的吧。

  「青峰君為什麼不在國外多待幾年呢,搞不好有一天你就能登上最想要去的舞台。」他到現在還是相信青峰大輝的實力,所以他不懂。

  「打籃球真的很快樂,比賽能遇到比自己強的人也很快樂,但是在那邊的人大部分都追求更高的年薪、更高的名聲。雖然我能理解這是現實所需,卻怎麼也無法接受,也開心不起來。」

  曾經有人說當興趣成了工作,或許會再也喜歡不上它了,青峰大輝不想要這樣,所以他退出了球隊,回到日本找工作。

  假日能有人陪他練球,他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

  「原來是這樣……」

  黑子哲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一直不敢問的事情,今天終於能有個解脫。

  「下個月我有一個長假,問問看火神要不要一起出來吧,那傢伙想必也憋壞了,前陣子一直打電話到家裡要1 on 1。」

  「青峰君你可以自己打給他啊。」

  「我不記得電話啊……而且哲每次都比我先到家。」

  兩個人一直維持著同個姿勢。

  

  「為什麼警察哥哥要一直抱著老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進來的小男孩,從頭看到尾。

  「……」

  突然分開好像有種欲蓋彌彰的感覺,黑子哲也拼命地想著有什麼藉口可以蒙混過去。

  「那是因為……剛剛有壞人要攻擊哲……老師,我剛剛好不容易把他趕跑了。」青峰大輝說著連自己都覺得太誇張的藉口。

  「警察哥哥是用籃球把對方趕跑的嗎,你是不是也很厲害啊?」

  小孩子不但相信這個沒有道理的理由,還跑過來拉著青峰大輝,要求他表演一下籃球。

  「幼稚園哪來的籃球場啦……」這根本是為難他。

  「松下先生以前很愛打籃球,所以在後面弄了簡單的球場。青峰君也學會怎麼哄騙小孩了呢。」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只有向日葵班的小孩聚集到後方的籃球場,現在連一些沒事做的老師也跑過來圍觀,青峰大輝突然覺得幼稚園老師是不是平常就這麼閒?

  捲起袖子,青峰大輝熟練的運著球,聽說是這間幼稚園的園長揚言要搶斷他的球,快速的過人後,他隨意的將球朝籃筐一拋,不意外的進籃。

  等球落地後,周圍想起了掌聲,還有摻雜一些小朋友的興奮地喊叫。

  噢噢!他果然是大輝公主!

  大輝公主的籃球好厲害的感覺,黑子老師真的打敗過他嗎?

  諸如此類的發言雖然很細小,但是青峰大輝還是沒有漏聽。

  下次一定要叫哲把大輝公主這詞改掉……

  青峰大輝看著突然進到場內的黑子哲也。

  「松下先生,不嫌棄的話請和我一起阻擋青峰君。」

  籃球拍著水泥地發出規律的聲音,青峰大輝看著眼前的兩人,當初選擇回到日本他也曾經後悔過,如果再堅持一下,他相信以自己的實力一定可以登上NBA的球場成為正式球員。

 

  對方仗著人數優勢,想從後面搶斷,青峰大輝把手中的球往前拋,再脫離他們牽制後輕鬆地把球拿回手中,往上一跳。

  「打球真的是太開心了,尤其是跟哲在一起!」青峰大輝露出笑容。

  灌籃。

 

  能回日本,真的是太好了。

 

**

 

  之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朋友間原本流傳著宮崎老師失戀的小流言。

  黑子哲也不曉得是因為什麼宮崎老師對他好像沒有以前這麼明顯的愛慕,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是能夠在雙方不受傷害的情況下結束,是最好的。

 

  黑子哲也回到住處後發現門外有一雙熟悉的皮鞋和另一雙有點眼熟的布鞋。

  「青峰君,我回來了。」

  「哲快來,火神這傢伙突然發神經跑來了!」

  熟悉的鬥嘴聲,黑子哲也覺得好像回到了久遠以前的高中一樣,雖然各自都沒有實現當初的夢想。

  

  這樣的生活也不錯,不是嗎。

  



-------------------------------------END

創作者介紹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末橘琴
  • 太強了!
    我被閃到了!(雖說我不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