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快點看到偏執狂赤司!!!!!!!!!
好想看赤司被oo xx!&#@$(&($(說人話
但是這篇只是純粹想抓一下赤司的感覺....
其他的我(苦惱



----------------正文

 

 

  「上籃!不要只會依賴隊友。」

  體育館充斥著練球的氣氛,他已經很久沒有來到體育館了,自從退下了一線球員後。

  黑子只在門外看了一會就離開了,這裡已經不屬於他,再過兩個禮拜他就會從帝光中學畢業,而他也即將邁入新的高中生涯。

  在帝光打球真的很開心,一開始真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的理念都各飛東西了,勝利成了一切,中途的過程不再重要,帝光的球隊那一年,順利地拿下第一名,而他之後只能選擇離開。

  之後的一年他都避開了體育館,放學後直接回家,為的就是不想再和奇蹟的世代有任何牽扯。

  不得不承認奇蹟的世代真的很強,沒有人可以擋下他們。或許就是因為過於強大所以才會造就今日的這種局面。

  校內有人說,奇蹟的世代每個人都各自上了不同的高中,幾乎都是名校。

  「名校嗎……」他選擇的是新落成的高中。

  畢業將至,他會來體育館其實有另外一個原因。

  聽說赤司偶爾會來體育館看學弟們的訓練。

  對黑子來說,赤司的存在佔有一定的份量,當初是赤司發現在他身上的潛能,從而開發出來的。

  然而他們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

  黑子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赤司否定了自己的籃球,而他否定了赤司的想法,儘管這樣,他還是想再見到對方。

  黑子停下亂七八糟的想法,他想,還是回家吧。

  這時候他才想起來,原本掛在書包上的外套不見了。果然不該貪圖一時的方便,現在才有這想法黑子也知道已經來不及了。

  回到體育館的時候,外面沒有遺落的外套。裡面練習的人已經離開了,只剩下一個人在裡頭獨自打著籃球。

  「現在才回來拿不會太晚嗎。」遺失的外套就放在旁邊的長椅上。

  「赤司君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呢?」

  「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你離開,就留下來等你回來拿這件衣服。」

  隔了一年,赤司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瀏海似乎變得比較長一些。

  拿回外套的黑子站在赤司旁,突如其來的巧遇,他不知道是該敘舊還是該轉身走。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開頭。

  再過些日子,他們兩個人就要分別上不同的高中,就算想要見面,也有些難度吧。

  「哲也,如果比賽不能贏,那麼就沒有意義了。」

  漂亮的拋物線,進籃。

  這句話在之前赤司也對他講過,就在他離隊的當天。

  「赤司君這樣的籃球,開心嗎?」

  他不喜歡這樣的籃球,一個人的進攻,不靠隊友的輔助,沒有團隊概念的奇蹟世代,因為這種想法不需要,只要能贏,就是正確的打法。

  「無所謂開不開心,贏的人就是正確的,僅只如此。」

  「哲也,我是真的希望再和你一起打球,看來已經沒辦法了。」

  赤司踏出體育館前,對著有些茫然的黑子說,「如果真的想要證明你的籃球是對的,那麼就爬到頂端來挑戰我們,逃避,只是間接承認自己的失敗。」

  「我會在頂點等你。」

  黑子看著赤司的背影,有種和一年前的背影重疊的錯覺,但當時赤司沒有多說什麼來挽留他,只說了聲嗯,就丟下自己走了。

  這次,是不是表示赤司不再全盤否定自己了呢?

  「頂點……」

 

  赤司君,請等著,我一定會到達有你的地方,用自己的理念。

  請在最上層等著。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櫻 的頭像
雲櫻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