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夏日的午後,因為正值暑假期間,大學附近的人群明顯少了許多,只剩下對面附屬高中專程來暑期輔導的高中生。

  虞因今天原本可以窩在家看個影片或是玩昨天新買的遊戲片,可是……

  某個人為了讓自己騎車載他來吃點心屋而開口叫他哥!

  開口耶!

  平常怎麼誘拐都不肯叫,今天居然因為這個原因而叫他。

  有時候他覺得,這招搞不好已經讓小聿知道這是他的死穴了吧?

  這麼想,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淡淡的哀傷。

  虞因看著身旁的人默默吃著眼前的甜食,當初真想不到對方會這麼喜歡這些甜甜的東西。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熟悉的鈴聲,在吵雜的環境下並不怎麼引人注意。

  「阿方?」阿因沒想到從暑假開始就很忙的友人會打給自己。

  「阿因,能拜託你幫我拿個東西嗎?一太說你應該在那附近。」阿方說了一串地址和一些比較顯眼的地標。

  確實離他不遠,他已經不想去弄清楚為什麼一太會知道他在附近了。

  因為阿方給他的感覺還滿急的,所以吃的差不多後,虞因結帳完就和小聿一起離開點心屋。

  那個地址算是學生間小有名氣的學生宿舍。

  價錢便宜又離學校近,雖然聽說周圍有點髒亂,但還是許多外宿生會選擇和這裡簽約。

  把車停好後,虞因遇到一個有點意外卻又覺得理所當然會出現的人物。

  「我以為你和阿方在一起。」剛剛在電話裡,隱約覺得有聽到對方的聲音。

  「阿方還有其他事,我想了一下後就過來了。」

  那幹麻不自己過來拿……

  雖然這麼想,不過一太人本來就很怪,所以虞因隨便點了點頭。

  這裡就跟一般常見的公寓差不多,只是外觀有點老舊,前門的地上還有幾個塑膠袋被風吹的不斷翻滾,發出沙沙的聲音。

  或許是因為周圍都是建築,擋住了陽光,明明是夏天,卻覺得有一點寒意。

  一太推開當做大門的玻璃門。

  入口一旁是警衛室,只是裡面可以很明顯看到一層灰,看來是許久沒有人使用,警衛室的對面是各層樓的信箱,真的是一棟很普通的公寓。

  阿方之前被一群人起鬨去幫忙這次迎新的幹部,因為剛好是認識的學弟主辦,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絕,結果一放暑假就被抓去做什麼迎新訓練。

  聽說還要練開場舞之類的,幸好他那天跑的快,不然下一個被陷害的一定是他。

  「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忘在這啊?」

  三個人看到一旁的電梯和樓梯,很直覺的選了比較省力的那個。

  虞因下意識的往警衛室的方向看去,發現原本空無一人的座位上坐了一個老人,白到異常的皮膚隱約可以看到分布在下的青筋,霧灰色的瞳孔死死的盯著他,左邊的腦袋不知道為什麼破了個大洞,青青白白的液體順著邊緣緩緩的下滑。

  虞因嚇了一跳,沒想到大白天還會看到,雖然只有一下子就消失了,但還是有點驚魂未定。

  或許這裡的租金會這麼便宜不是沒道理。

  「他把迎新的企劃書放在這,今天晚上要用,可是現在有點難抽身。」一太按下五的數字鍵。

  關上電梯門後,狹小的空間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小聿看著不斷攀升的數字,過沒幾秒整台電梯停在四樓。

  門開了。

  門外出現兩扇門,原以為是四樓的住戶按的,現在卻沒看到任何人影。

    「電梯好像故障了。」一太嘗試按了幾下都沒反應。

  電梯門就像等著他們出去一樣大開。

  先前對電梯有陰影的小聿拉著虞因出電梯,臉上出現細微的不安,盯著剛才站著的地方。

  「一太快出來!」擔心下一秒門會關上,虞因順手把還在裡面按電梯的一太拉出來。

  誰知道是哪裡出問題,要是電梯突然掉下去怎麼辦!

  一太才剛踏出來,電梯門過沒多久就關上,但是樓層卻一直停在四樓,照理說應該會往上才對,剛剛出來的時候,五樓的燈號還是亮的。

  「只好走樓梯了。」虞因覺得有點怪怪的,卻又什麼都沒看到。

  幸好只剩下一層。

  才剛進來就發生怪事,不會連幫阿方拿個東西都遇到這種事吧。

  雖然他這陣子真的很安分,但是如果又不小心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二爸包準第一個跑到現場揍他。

  大概一分鐘之後他們到了五樓,發現電梯也顯示在這樓層。

  一太按了門鈴,沒多久門從裡面打開了。

  「你們是來拿阿方的東西嗎?」有過幾面之緣的同學認出門外的訪客,只是其中一個是生面孔。

  虞因看過幾次這個人,大概是阿方身邊的哪個朋友吧。

  「咦?你們是坐電梯上來的嗎?」將資料夾遞給一太時,同學才注意到一旁的電梯停在五樓。

  「算是吧。」

  雖然只有坐到四樓而已。

  「那個電梯一個月前就故障了啊,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按哪層樓都會到四樓去。」同學抓了抓頭,當初他們也覺得很怪。

  「就算找人來修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大家怕出事後來也都走樓梯而已。啊!我還有報告要做,下去的時候還是走樓梯吧。」

  在同學關上門的前一刻,虞因聽到嬰兒的哭聲,很尖銳卻很細小。

  想要仔細聽的時候那個聲音就消失了。

  三個人對看一眼後,決定聽從建議走樓梯,事實上經過剛剛那樣要他們再搭電梯也不太可能。

  走下樓時,他們很明顯聽到多了一個腳步聲,高跟鞋踩在階梯上的聲音,很規律的步伐,但是過了四樓,那聲音轉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然後是開門聲。

  可能剛好有人從樓上下來吧。

  畢竟這棟住戶應該都知道不能搭電梯。

  夏天的日照時間比冬天長,等到他們出公寓的時候,天色還算亮。

  「阿方的東西我拿過去就好。」

  和一太分開後,虞因和小聿往剛剛停車的方向走。

  小聿拉了旁邊人的衣角,「電梯裡有人搭著我……。」

  「有人在電梯搭著你的脖子?」難怪他會急著拉自己出去,電梯裡果然有什麼。

  「……很小,像小嬰兒……」

  虞因想到剛剛一閃即逝的哭聲。

  「先回家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