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可以很深刻,卻也能在下一秒遺忘。

  有些人擁抱痛苦的過去,有的人踏向光明的未來,但是也有人像他,過去與未來只是一個無意義的名詞。

  張起靈不曉得自己的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是白花的天花板。

  醫生走進來替他做一點例行性的檢查,護士在一旁負責記綠重點。

  他被告知因為受了過度的刺激,所以頭腦封閉了當時的記憶。

  什麼時候會好,也拿不準。

  後來又來了兩個自稱是他朋友的人,一個是吳邪,另一個是王胖。

  張起靈無波動的目光淡淡的掃過兩人,搜尋著腦內一丁點關於他們兩個人的記憶,完全沒有一件事情是還殘留在他的腦海裡。

  吳邪坐在一旁削著蘋果,王胖則是滔滔不絕的講著三個人如何出生入死,去過甚麼樣的地方,遇到怎樣的危險。

  張起靈默默的聽著,沒有任何的發問,就只是像個旁觀者一般聽著這樣也是理所當然,他沒有那些記憶,縱使說的如何貼切、真實,他也只能像聽故事般聽過,這些「事蹟」完全沒有在他的心裡泛起一絲漣漪。

  張起靈的目光從王胖身上移開,轉到一旁偶爾才插上幾句話的吳邪上。

  他們會認識起先是這個人的三叔組了一支盜墓團,而自己也剛好是這支隊伍裡頭的人物,所以才會有後續那些事情。

  「小哥要不要吃點水果?難得爺我替你削好。」吳邪翹著二郎腿嚼著自己辛苦切好的蘋果。

  王胖在一旁也拿了幾個吃,顯然是剛剛講了太多話口乾舌燥想休息一下。

  「說真的啊,小哥,你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嗎?」

  張起靈搖搖頭。

  本來王胖還想多說幾句,吳邪制止了他,「人家想不起來也好,胖子別一直讓小哥想起什麼不該想的啊。」

  後者聽了簡直要從椅子上跳起來,「胖爺我可是好心在幫你啊!小哥什麼都給忘了,當然也忘記……」

  吳邪看他想把後面的話說完,急忙塞了幾張鈔票要他出去再買點吃的進來,直嚷著餓。

  好不容易將多嘴的人趕出去,吳邪這才鬆了口氣。

 

  折騰了好一陣子,吳邪站在門口才開始打量失憶後的張起靈。

  原本他打算在洞口等著文錦和他一起出來,一等就是好幾天,在胖子要將他強行帶走的前一天,悶油瓶卻突然出現了,嘴裡卻念著奇怪的話,「沒時間了……」

  本來想問清楚,卻因為他失去記憶而告終。

  吳邪走回病床旁邊坐下。

  每次的出生入死,總是小哥護在他前方,不然他這條小命不知道早在哪個粽子手上了。明明認識的時間不長,小哥大可拋下他獨自一個人往前走,他真的不懂……為什麼?

  就算現在問他,一定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吧。

  他無法對小哥說些什麼,因為他對這個人完全不了解,不管是他的想法亦或是目的,全部都讓他想不通。

  雖然他從來沒想過可以了解張起靈,但是真要說起來,他也只能說,他的倒斗技術真是數一數二。

  如果真的,在玉石裡面小哥真的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那他期望永遠不要想起來。就算那東西對張起靈很重要,他也不希望……

  依他那個性,一定會再重回西王母國,就算悶油瓶的身手再好,也冒太大的險了。

  但是,如果他執意要找回過去,那麼他會陪在身邊。

  他忘不了那天小哥對他說的話。

  『你能想像,如果有一天我消失,沒有人會記得我存在過。』

 

  「我會發現的。」吳邪喃喃的念著。

  張起靈轉過頭看著那個從剛剛就在沉思的人。

  「如果你消失,我會發現。」吳邪盯著因為這句話而呆愣的人。

 

  即使你忘記了我們,忘了曾經說過的話,忘了承諾,他也會繼續在他身邊,也會當成什麼也不曾發生過一般。

  沒甚麼,只是回到起點而已,也或許只是提早告訴他,他倆的結局。

 

 

The End.

 

 

後記:

跳坑啦!!!!

我又不知死活跳坑

對不起....你們打我(艸

下個好想跳青ㄑㄩ(ry

創作者介紹

廢人工廠

雲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